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奴隶静香
性奴隶静香

性奴隶静香

在鹭褚沼医生的电召下,静香又回到诊所。

  「你与秋介先生的治疗游戏如何?」。

  在诊疗室里,女医生还是满脸慈祥的询问静香。

  「刚开始开始有点抗拒‥‥可是後来‥‥」

  「可是後来就满足了,对不对‥‥」

  「嗯‥」

  看着双颊微染红霞的未亡人,女医生不禁发出由衷的赞叹,先生过世後的颓丧萎靡,已不复再见,而且肤色恢复了昔日的光泽,人比以前更为娇艳。

  「会不会痛? 」

  虽然现在是午间休诊的时间,一无护士二无患者的存在,女医生还是为了静美的羞耻心,悄悄的提出质询。

  「也不觉得痛,刚开始时吓得不得了,可是没想到会进去的那麽容易‥」「你知道吗?事後秋介先生在电脑公布栏里,写了自己所品味过的最高级肛门的字句,来表达对你的赞美,而且还说你的阴道也很棒,对了,肛交时有没有感觉?」「嗯‥虽然过程中,一直没有碰触到前面‥可是快感还是迅速产生,而且最後也达到了高潮,这实在是人不可思议了,怎麽肛交也会有这种感觉呢?」「那就是G点受到了刺激,其实阴道与直肠间,只有一层薄薄肌肉层,所以直肠刺激,会直接传进阴道不会没有感觉。」女医主从印表机撕一张纸,略为浏览後,便递给了静香。

  「现在又有别的会员提出治疗伴侣的申请了。」「这次是怎麽样的人? 」「这是一对四十多岁的丈夫与三十多岁妻子的夫妻档,妻子是我们的患者会员。」「夫妻俩都要和我玩治疗游戏? 」静香呆楞在当场,可是女医生还是一付心平气和的样子。

  「嗯?其实像这种夫妻档,愿意一起寻找治疗伙伴的例子,实在是少之又少,不过就诚如你原先所看过的录影带一般,看到自己的另一半在与其他的异性或者同性交媾时,反而会更加的兴奋,所以有很多中年以上的人,喜欢进行三人,甚至四人的治疗游戏。这一对的男生是S,太太是M,他们所追求的是更强烈刺激,像这种有点类似真正的男女游戏的治疗游戏,想不想试试看?」「总而言之,就是要我加入他们夫妇问的男女游戏? 」「是的,而且还预定另外加上一位他们所指定的会员,一位是他们所熟悉的人‥也就是说,这一之的治疗游戏,会是一次四人的盛大男女聚会。」「那‥‥另外一位是男的吗? 」「不‥是女的‥」

  静香闻言瞪大了眼睛。

  「什麽?这样岂不是三女一男,那男的不会太‥‥‥」「没错,只是其中女会是S的角色,也就是S两人,M两人则是你与男的太太。而且该位女子有强烈的同性恋倾向,所以你们两位M女性,一定会从她身上得到欢愉。对了,你会排斥同性恋吗?」在对方的询问下,静香亡在有点狼狈不堪,自己与亚纪子的激烈经验,毕竟是难以启齿的,不过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相当的刺激。

  「这‥‥如果我说没有的,岂不是骗人,只是‥‥没有什麽特别的兴趣,其他还要看对方。」「当然罗!不过,那位太太长的非常的迷人,你一定会喜欢,而且又有熟稔的同性恋技巧,连她先生都喜欢看她与别人表演同性恋,来使自己更昂奋。」「这样的话我和那位太太两人,是不是要被她先生与S的女性所欺负? 」「是的,这位先生是一位SM游戏的爱好者,最初为了配合在PV训练下,性慾大增妻子,自己也加强了S的倾向,可是最後夫妇俩却无法满足於两人之间的性生活,因此转向本会,寻找治疗伙伴,这个先生的假名是秋之,太太是悦子,夫妇俩看到了你的基本资料後,发觉你有被虐待的本质,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邀到你。」「可是真正的SM游戏,有点恐怖‥‥」「这方面你大可放心。绝对不会有伤到肌肤或者痛得不能动的危险发生。我是认为你可不妨一试,因为它会让你的被虐待性质觉醒。」「哪有什麽可以觉醒的。」结果满脸通红的静香,还是在鹭沼医生的力荐下,答应与秋之、悦子两夫妻,进行倒错色彩极为湛厚的治疗游戏,这种不单是SM的四人杂交游戏,如果在未成为末亡人之前,光是听了就会大起厌恶的拒绝。可是现在却这麽爽快的答应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死了丈夫的缘故吗?亦或是PV训练的结果?还是与亚绝子同性恋的结果?

  不过,静香自己相当的明白,最大的影响就是来自那个强奸魔,就是他让潜伏静香中心已久的魔物。终於觉醒。

  鹭沼医生连络好秋之夫妇後,将时间订在星期天的下午,场所还是在都心的旅馆,可是这一次不是在城市旅馆,而是有着全套男女游戏设备的情人宾馆。

  「不要担心不方便进去,只要在附近茶馆稍待,就会有旅馆的专车,把你直接送进房间,绝对不会有人看到,秋之夫妇会比你先到,他们会营造美妙的气氛来迎接你。」听到医生的话,静香才放下心来,因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进过宾馆的经验就在她再次向亚纪子拜托帮忙照顾由加利时,很不巧的,刚好她们夫妻也有事要出去。

  最後因为亚纪子的儿子,今年中学三年级的比吕志要在家里准备期末考,而且素来与由加利两人感情融洽,所以亚纪子建议静香,星期天将由加利带过去,与比吕志做伴。

  星期天,静香将由加利带到亚纪时,夫妻俩已经出门,只有比吕志一人在家「阿姨请放心,我会照顾由加利的。」听到这话的静香,方才放心的前往都心。

  当静香下了都心的地下铁,来到鹭沼医生所说的茶馆静候时,一辆黑色的积架停在店头,一名四十多岁的司机,走进店里,朝着静香呼叫。

  「你是不是月光会的美穗子,请跟我来。」

  一坐上积架的後座,积架便一路驶向高级的住宅街。看来辆积架,便是旅馆所备的接送车,谁会想到坐在这辆高级车里的丽人,是要前往情人宾馆。

  「宾馆怎麽曾往这里? 」就在感觉奇怪的时候,车子已经滑进了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这里署名「奥美加旅馆」。

  「请搭这个电梯直上大楼,出了电梯沿着走廊直走到底,月光会的朋友已经在 601 室等你。」司机彬彬有礼的按开电梯,请静香上楼。

  静香终於来到 601 室,轨在她深深的做了一次深呼吸,减缓自己心跳的速度,然後伸手去敲门时,门突然从内侧打开,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在刻不容缓的时间里,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拖进屋里,静香一进到房里,只见四周一遍黑暗,而且房门又在她的身後关上,使得刚从光亮的地方进来的静香,什麽也看不到,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倒扭转她的双臂,就在她几乎尖叫出声时,又有人在她的嘴巴上贴上了胶带。

  「唔‥‥」

  突然陷入恐慌的静香,狂乱想要挣脱束缚,可是这次前面也被紧紧的接住,完全动弹不得,背後的人物将她的双手扭到身後,然後用相当纯熟的手法,绑住两手腕。

  这是她第二次被这样綑绑,第一次是那个强奸魔的夜晚。当时的记忆再度如潮水般的急卷而来,静香不禁全身乏力。

  发觉静香已无力抵抗的意志之後,两人一言不发的将她带到房间的深处。让她在塑胶面的椅子上,紧贴着椅背坐好,再用绳子将她紧紧的绑在椅子上,连足踝都绑,如此一来,静香再也无法可逃了。

  「好了,可以开灯了。」

  就在男子说完话後,随同卡的一声,一遍红色的光芒突然直射静香的双眼。

  (啊! )

  一幅连想都想不到的奇异景象,瞬间展现在她的眼前。

  这间旅社大概是一般的大楼所建,天花板相当的低,而且房间非常的宽广,大概有二十多坪。

  地板是大红的塑胶地毯,墙壁则是石牢般的灰色瓷砖,完全没有窗户,房间盈溢着阴风惨惨的恐布气氛。

  就在房间的正中央,站着一位身着内衣裤的女子,不!正确的说,应该是被吊在那里。

  两手铐着黑色的皮制手铐,手铐的中间则连着一条挂在天花板上铁勾的铁链,也就是两手向上高毕,背脊拉直,腋窝完全暴露在外的站立姿势,女人的腋窝剃的相当的乾净,一点也不见其他杂毛。

  就在天花板的大梁上,还有好几个装置好的铁勾,而且左右的墙壁以及地板上,都装有找环,这些都是要将进来的牺牲者,用各种姿势或吊或绑的工具。

  这位女子的正面,正好朝着静香,两人相距大约三公尺,她的身上是黑色蕾丝的胸罩、底裤、以及黑色网状袜、吊袜带。脚底踩着黑色的高跟鞋。

  (哇啊!好迷人! )

  静香张大眼睛看着这位年约三十多岁,肉体丰满,很明显已有生产经验的成熟妇人,想必她就是悦子吧,她的脸上就像先前鹭沼医生的录影带中出现的夫妇一般,罩着一个完全看不到容貌的头罩,只有从开口处的眼、且、唇等的形状来看,可以推断出她是一个相当富有内感的美丽妇女。就在她的嘴里,塞着一个白色有孔的塑胶球,塑胶球并且穿着一根轴,就像马衔一般的用皮带紧紧的控在颈部,这是一种箝口器,栓上它可以发出气息,可是却无法说出有意义的声音。

  她的肉体就淋浴在红色的水银灯下。这个房间从器具到照明,都带有戏剧性的效果,而且四周的墙壁,还贴满了镜子,可以从各个角度来欣赏被吊在中央的牺牲者的全身 ∞牲者也同样可以从镜子的反射,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全身。

  就在静香的感叹之余,房间里已经出现了另外两人。

  一个是从正面而来的男性,他就是悦子的丈夫秋之。身上仅有一条黑色被制的短裤,除此之外,依然罩着黑色的头罩。身材有点近乎矮小,肌肤苍白,毛发不浓,居於瘦削的体型,可是在他的裤档处,却是较鼓的一句,看来是人约有点与身材不符的巨根。

  另一个刚刚从背後,翦住静香双手的女子,也就是鹭沼医生口中所说的,喜欢性虐待的同性恋着。

  年龄大约与悦子不相上下,可是最令静香感叹的是,她那女豹般柔软健美的肉体,三十多岁的人要保有这种身材,如果不是拥着相当自制力以及锻链,便是身为运动选手,或者从事有氧舞蹈等职业的。

  身为很高,脸上虽然是遮住半张脸的红色皮制脸罩,可是依然无法看清容貌,只可隐约猜到她的脸形相当的端整,身上穿的是血红般的贴身内衣裤,而且是PVC的质料,也就是一种外表光滑的漆皮。

  她的胸罩在乳头部份缕空,露出了柿子色的乳头,给人的感觉应该是不曾有妊娠的经验。

  腰上的吊袜带,依然是红色的PVC质料,而且裤袜是红色的网状袜,同样材质的底裤,从後看来,就像一条丁字裤似的深陷双臂之间,而且在裤档,还有一条直的拉链,只是拉链一开,便能裸露出阴唇,这正是为了SM游戏(性爱游戏)的女性,所制作的特别底裤,除此之外,脚上还踩着一双红色漆度的高跟鞋就像看到静香不安已经逐渐平息似的,男子突然开口说话。

  「幸会了‥美穗子非常感谢你接受了我们的邀约,今天我们将带你一游性虐快乐世界。现在就先让你欣赏一下精彩的驯妻记。这将是你的最佳借镜。」这个好像有点故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似乎有点耳熟,可是静香却始终想不起来而且面前这种中年男人到处可见,并没有什麽特别的地方。

  (这个人到底是谁?)

  「这女性是我们夫妇的至友,已经和我们一起参加过许多次的治疗游戏,她假名是兰子,一开始就由她来进攻悦子,进行同性恋的性爱,这也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秋之往後退到一旁,名为兰子的女子便踩着高跟鞋,缓缓的走向悦子,奇怪的是她始终不发一语。

  惊魂未定的静香,看着兰子来到悦子的面前,拿起手上的细绳,一端缠在悦子左足踝,另一端则拉到数尺外,绑在靠近墙壁处地板上的铁环,然用力的拉,紧接着再将右的足踝如法泡制,绑到另一端的铁环上。

  这时的悦子整个人成为丫字型,口中发出惊愕与痛苦声音。

  田子从一旁的道具箱中,取出一支由九条黑色皮带所组成的九尾猫鞭,朝空中一挥,发出了清脆的击打声。

  静香的双眼,开始弥漫了惊惧,被紧缚身体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秋之站在静香的身後,低声的向她提出说明。

  「现在所要进行的是扳打之刑,主要是在惩罚悦子的不听话,只要我和兰子所提出的性虐待事宜,不肯接受配合的话,我们便会用鞭子给她一顿好打,直她点头为止,例如‥先前叫她在公园的草丛里尿尿,在玩耍的儿童面前,光着屁股穿着迷你裙行走,最後暴露私处表演自慰‥‥等,不过这次却始终不肯妥协,现在你就注意看一下,我们怎麽让她服从吧!」兰子就像在炫耀她体操选手般健美的肉体,手里拿着九尾鞭,缓缓的走向整个人半悬在空人的悦子身後。

  「兰子现在再问她一次,要不要听话? 」

  「不‥‥」

  悦子一边痛苦的呻吟,一边拼命的摇头拒绝。

  「既然你这麽顽固,就只好觉悟‥‥」

  兰子的手从後面一伸,用力的扯掉悦子下身的黑色底裤。

  「现在就让你知道不肯服从的後果如何? 」

  鞭子呐的一声,装向她已无遮掩的臀部,发出了啪的一声凄厉的声音,只见被吊的裸身整个晃动了起来。

  「啊‥‥」

  悦子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再让你舒服一点! 」

  说着兰子又再嬉笑的挥出鞭子,毫不留情的抽打在那丰满的双臂,静香透过四周的几个大镜子,清楚的看到原本细嫩的肌肤上,布满了红色的鞭痕,并且红肿了起来。

  看到这麽严厉的拷打,静香实在是又惊又怕,可是面前这个痛苦的肉体,却又带给她一种倒错的迷惑。

  「怎麽?还是不答应,不答应就再让你更痛苦。」就在兰子不停的鞭打之下, 她的臀部已经遍布了鞭痕,再也找不到平整的地方,而且到处红紫,其至渗出血丝,可是她还是摇头。

  「真是冥顽不灵‥‥‥」

  静香身後的秋之,终於按耐不住的拿起另外一支较细的鞭子,这是一支木刀状,尾端有点平的乘马鞭。

  「我们两个轮流,我打前面。」

  兰子将自己的位置让给秋之,自己站到悦子的正面。

  两人开始轮流的鞭打悦子的臀部以及乳房、腹部,就在击打声中,悦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这时的静香逐渐感到不寒而栗,可是愈是如此,却愈感兴奋,没想到面前女子的痛苦,会带来性的感动。

  可是,他们两人究竟提出了什麽要求?会使悦子说什麽都不肯接受呢?

  秋之与田子两人,相当熟稔操控鞭子,或强或弱的采一定的周期击打在悦子的身上。在静香的眼中这些残忍的刑罚,就像一种愉悦受刑者的爱戏。

  大概过了五分钟之久,悦子终於屈服了。

  「嘿‥‥你终於答应了吗? 」

  手一挥,又是两记更用力的抽打在悦子的乳房。

  「唔!」

  被击中女性弱点的悦子,从股间飞泄出透明的飞沫,几乎飞抵静香的脚边,原来是痛苦之余,失禁流出的尿液,大概是在哀求不要再打了似的,拚命激烈的点着头。

  「好了,把她的口栓拿掉,让她发誓吧‥」

  秋之伸手拿掉口栓,大量的唾液马上盈溢而出,流到了悦子的下巴。

  「哈‥哈啊」

  悦子的腹部像大鼓般的剧烈起伏,拚命的喘着气,因为被鞭打,还是相当的耗损桢力,轨在这时,兰子冷酷的掌掴她的脸颊。

  「快点!你这条母猪,快点发誓。」

  「好好‥我‥我愿意和儿子‥‥」

  悦子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突然,秋之再一次凶狠的击打她的臀部。

  「啊‥‥不要再打了,我说就是了‥‥」

  「快说! 」秋之大声怒吼。

  「我‥我愿意和我的儿子性交‥‥鸣‥‥」

  最後终於泣不成声,静香不禁对自己所听到的事,感到十分的怀疑,难怪悦子会如此的坚拒,哪有母亲会与自己的儿子交媾的道理。

  (真是恶劣啊!)

  就在静香受到冲击而呆愣当场时,紧随而来的冲击更是让她目瞪口呆。兰子伸手拿掉悦子的头罩。

  (啊!)

  眼前这张涕泪从横的娇颜,不正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吗?她不正是自己身上这件衣服的主人松永亚纪子吗?

  静香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她的脑袋一遍混乱时,兰子按着脱下了面罩,冲着静香嫣然一笑。没错,这个人也是她所熟悉的人物。

  鹭沼美子。

  最後,秋之也跟着脱掉头罩。

  松永武志。

  (天啊!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会不会是我在做梦?怎麽会这样‥‥)错愕不已的静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武志与美子,将惊怕的魂飞魄散的静香,从椅子放了下来,然後逼她脱去身上的衣物,只留一条亵裤,再用皮制的手铐铐住她的双手,与亚纪子同样的吊在天花板上大梁的铁勾上。

  年轻的未亡人,终於与亚纪子面对面的吊了起来。

  「唉!今天穿的是这麽漂亮的底裤啊!怎麽来诊所哇,穿的都是白色的人会‥‥」鹭沼美子伸手触摸紧缚在静香下腹的底裤,并在曲线暴露的神秘山丘上,轻轻的爱抚。

  「唔! 」

  嘴巴被贴上胶在无法作声的静香,看到四周镜子所反射出的自己,不禁底着头胀红了脸。

  静香所穿的丝质内裤,是自从鹭沼美子治疗伴侣,才在高级的内衣专售店真的高级品,原本身为人妻时,从来不会对此多望一眼,当然一来是因为价钱太高,二来是因为丈夫治彦从来未表示对妻子的亵裤有过兴趣,可是现在既然要和许多的治疗伴侣相会,当然就需要一些性感,而且漂亮的内衣裤。

  「那个呆板的乡下少妇,变成了这麽有品味啊‥‥真是个淫乱的未亡人,唉啊‥这条丝质的内裤,已经湿成这样了啊‥‥可是我们还没对你怎麽样啊? 」现在的表现与穿着白衣时的医生,完全判若两人的美子,不停的嘲讽着静香,而松永武志则色眯眯的在辍泣不已的静香身上,不停的揉搓,完全无视於眼前的妻子。

  「好像还不懂的样子,好吧!就让我来告诉好。其实我们三个的关系是‥‥不! 乾脆也把月光会的事情告诉你吧‥」美子往静香刚才所坐的椅子坐下,高高的翘起腿来。

  「你应该知道我与亚纪子先生武志,是同一个高中的同学吧?不过我们并非单纯的同学,而且也是两情相悦的性伴侣。」武志低下头来吸住静香的乳头,并且轻轻暗咬,手指则伸入亵裤的内侧,摸索柔细的耻毛。

  高中时代的武志,性慾极强,而美子也对性有着强烈的关心,两人的相识是在武志三年级时,也就是美子刚进学校不久之时,由於两人同为高尔夫同好会的球友,而衍生出这件恋情,自从两人坠入情网之後,便每天避开父母家人的耳目,沈溺於性爱的欢乐,有时,即使在学校也会趁着午休,偷偷的溜到没有使用的教室或者屋顶上,或者阴暗的楼梯间寻欢作乐。

  当时美子的性虐待倾向,就已经相当的强烈了。因此武志逐渐的感到消受不了,两人的肉体关系,便在武志毕业时,同时宣告中止。不过两人还是维持着贺年卡的来往,所以武志迁新居,以及美子在梦见山开诊所的事,两人彼此都知道。

  两人的关系会再死灰复燃,是因为五年前武志发觉自己的精力衰退,武志的妻子亚纪子,比他年轻二岁,白天是言行优雅的淑女,夜间则是荒淫无度的荡妇,两人充分享受着欢愉的性爱生活,可是就在武志经营的公司,陷入了资金难措,欲振乏力微摇摇欲墬的破产边缘时,武志便因压力过大而变成心理性的勃起不全,也就是所谓的阳萎。

  可是就在公司经营危机获得解除之後,阳萎却没有如想像般的自行康癒,因恼不已的武志,只好去走访曾经相交的美子,希望她介绍个合适的医生。

  「不用介绍了,我自己都在帮人做阳萎的治疗。」身为月光会母体的数位同业医生,经常齐聚一堂,互相交换情报,共同研究,并且针对心因性的阳痒,开发一种治癒率相当高的治疗方法,也就是利用一种够让阳具勃起的VIP酵素,注入人体之後,便能使阳具坚挺的勃起。

  於是身为妇产科医生,专治女性冷感症的美子,也开始使用这种药来治疗那些精力衰退,以及小因性勃起不全约男性。当然武志也在昔日恋人的妙手回春之下,重拾男人的自尊,治疗後的第一次测试,便是进入美子的阴道中,证明他机能的恢复。

  再次与美子两人关系回复的武志,获悉她与她的朋友有个医生集团时,便提议:『只是单纯的情报交换,实在是太可惜了,既然各自拥有这麽多的患者,何不让患者也加入,组成一个有用的组织?』於是一个专门利用大众通讯的网路集团 ─月光会,便应运而生,武志便以经营顾问的形态,成为同好会的一员。

  武志曾经看到在美子PV训练下的女性患者,常会出现性慾异常亢奋的现象,於是向美子主张『应该去拯救那些因性慾过强,或者性倒错而痛苦的患着。』而导入了所谓治疗伴侣的制度。其实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全在医学方面。而是因为僮憬着别人妻子或者未亡人肉体的男人,大有人在,武志自己便是其中之。

  为这些男人寻觅合适的对象,满足他们的慾望以取得相对的代价,便成了这个组织的重要目标,他在浅紫色的亵裤中,抚弄着濡湿的阴唇,一边嘴边浮现着浅笑,得意的告诉隔壁的夫亡人,这项意外的事实。

  「因此月光会的电脑主机是在我家的地下室,两会员名册、照片以及其他所有的资料,如果外泄不得了,何况其中的H会员。是我们会中的人脉,既有名望又有钱,绝对不能有丑闻,所以才会设计出一个绝对无人可侵入的房子。」平常都是脸上站着憨厚的笑容,低声下气的陪伴在外表耀眼的妻子身後,毫不起眼的丈夫,骨子竟然是人位大权大握的操纵者。

  H会员是以会费与赞助金的方式,付费给武志,除此之外,也提供可以满足武志的情报,他所经营编集作品之所以能够顺利成长的原因,月光会所供给的女郎,广受各界名流的喜好,他们在各方面,都全力的协助武志,提供他资金甚至人才。

  「简而这之,这就是一种买春组织。而且它最大的优点,就是这边的婚妇,不会要求自己那一份酬劳,不,应该说是她们从认为她自己就是娼妇,她们甚至还以为月光会所介绍的治疗伴侣,是来援救她们,就跟你以前的想法一样。」武志放松了吊在天花板的锁。将两手紧缚在身後的静香放了下来,让她能够跪在地上,然後褪下了下半身的淡紫色布片。脱去了皮制的短裤。全身赤裸叉腿而立,他的慾望中已经充分的勃起,怒涨成黑紫的炮弹型往头,因流出的腺液而发出濡湿的光亮。

  剥掉静香嘴巴的胶带,将巨大的男根塞进那形状姣好的红唇。

  「唔‥‥鸣‥‥‥」

  静香驱使自己的舌头,来迎接侵入喉中的阳具。这位在妻子面前,凌辱着隔壁寡妇的中年男子,向美子使使眼色。

  美子使领首脱掉自己皮制的亵裤,露出自己的下身,只见她的下身套着一件性虐待用的特殊内裤,上面装着一个直径五时以上的橡胶阳具,美子在假阳具上均匀的涂抹乳液,然後绕到跪在地上的静香身後。

  臀部突然被往上抬的静香,大吃一惊的想挣扎逃开,可是武志却用力的按住她的头,让她无法移动。

  富有弹性的人工阳具,一下子便从後面,贯穿了静香的蜜壼。

  「哈哈‥‥舒服吧‥美子是男女都喜欢的双性恋者,而且又有性虐待倾向,所以才能成为妇产科、泌尿科的开业医生,白天让患者哭泣,晚上则是注你这种被调教成性被虐待狂的女人哭泣,这真的是一个叫人羡慕的生意不是吗?」武志继续的往下说明,有时美子也会开口加以补充。

  「这个月光会真正开始活动,是在亚纪子加入之後,亚纪子这女人本来性欲就很强,单单我一个人并不能满足她,因此对於我的这个构想,她是高举双手赞成,而且自己热切的成为患者会员的第一位,PV训练器的实验她也做过,而且本身就有被虐的倾向,所以我也让她‥‥」当然为了让患者会员能够接受起见,他们也进行直正形态的治疗游戏。例如‥静香所见过的录影带中的夫妇,以及春男等。像这种表面富有医学评价的治疗,也曾在学会等单位发表过。从它表面组织严谨,实在让人无法相信里面的组织会是如此污秽,因此,大多数加入月光会的医师都还以为自己的组织,是为了单纯的医学目的而创立的。

  「不过,在患者会员中,理想的成熟妇人大概十个才有一个,所以亚纪子无时不埋首放大材的寻找。幸好田园町的主妇相当的多,所以才供不虞匮乏,像你不正是一位风姿绰约,楚楚动人的大美人吗?其实在你搬来时 我们夫妇俩就想对你染指了‥‥‥」就在美子人工阳具的激烈抽插之下,性感的未亡人理智开始沦丧,武志的话再也难以入耳了。

  「来吧!把她们俩人并排排好,一起享用吧! 」全裸的亚纪子与静香两人,於是被并排的排在双人床上,两手铐背後的趴着。

  「嗯‥真漂亮,一想到鞭子抽在这个白皙的屁股,我就‥‥」武志心满意足的捧住自己巨大的阳具,一口气贯穿了未亡人的秘壼。

  这时女医生也用身上的假阳具,侵入亚纪子的体内。

  不久两人再次轮流。

  就在两人种种的凌辱之下,静香连绩达到了高潮,最後甚至昏了过去。

  才刚醒转的静香,突然发现仰躺的自己,两手被分别绑在两边的床柱,而且两脚从腰部反折,膝盖紧贴双颊的被分别绑在同样的两边床柱上,就像一双卷曲的虾子一般。

  「唉啊!好苦啊! 」

  当时被强奸魔綑绑凌辱的记忆,又再次的苏醒,屈辱的泪水湿濡了静香的双颊。而亚纪子则被綑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静香刚刚的底裤。动弹不得的望着凄惨的静香。

  「现在就让你来欣赏一下鞭子的味道。」

  武志手上的九尾鞭一挥,静香白皙的臀丘上,便浮出了火红的条纹。

  就在静香痛苦的尖叫声中,美子冷冷的说:「如果不想吃鞭子的话,就要服从我们的命令,只要说不,我们会打得你断气,说好的话,从此之後,送你上极乐。」「什‥‥什麽命令? 」「就是发誓从此以後,加入我们的行列,一起同心协力处理月光会的事业,而且只要是我们所挑选的治疗伴侣,无论如何你都要去接待。」「好‥‥好‥‥我答应,请你不要再打了啊‥‥好痛‥‥」「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你发誓成为我们的性虐待的奴隶。」「这‥‥‥」就在静香瞪大双眼,想要拒绝时,一记强劲的鞭子,袭向她的两腿之间。

  「啊! 」

  忍不住尿失禁的未亡人,全身浮出了冷汗。

  「如果说不的话,他的鞭子将会集中在这个地方。一旦造成裂伤的话将有一至数周不能性交‥‥」原本在诊疗室里,柔美的宛若慈母的美子,现在变了罗刹般的恐布。

  「这‥‥这怎麽可以‥啊‥‥鸣‥‥」

  「还不答应‥没关系,我就让你再吃点乐子。」武志更加冷酷的挥舞手中的鞭子。

  「住‥住手‥我愿意就是了‥我‥‥我发誓成为你们的性奴隶‥啊‥‥」就在数次的残酷鞭声以及悲鸣声中,从静香的嘴里终於吐出他们所要听到的话。


  【完】